<menuitem id="fjbff"></menuitem><var id="fjbff"></var>
<var id="fjbff"></var>
<var id="fjbff"></var>
<menuitem id="fjbff"></menuitem>
<var id="fjbff"></var>
<var id="fjbff"></var><menuitem id="fjbff"></menuitem> <cite id="fjbff"><strike id="fjbff"></strike></cite><var id="fjbff"><strike id="fjbff"></strike></var>
<var id="fjbff"></var>
<menuitem id="fjbff"></menuitem><menuitem id="fjbff"></menuitem>
<var id="fjbff"></var>

读者试读

畅销榜

图书分类
A.马克思主义、列宁主义、毛泽东思想、邓小平理论
B.哲学,宗教
C.社会
D.政治、法律
E.军事
F.经济
G.文化、科学、教育、体育
H.语言、文字
I.文学
J.艺术
K.历史、地理科学
N.自然科学总论
O.数理科学和化学
P.天文学、地球科学
Q.生物科学
R.医药、卫生
S.农业科学
T.工业技术
U.交通运输
V.航空、航天
X.环境科学、安全科学
Z.综合性图书

首页 > 图书试读 > 读者试读 > 浏览文章 读者试读

杀人动机

书号(ISBN):9787510849534

作者:海岩 金凌云

出版社:九州出版社

出版日期:2017

版次:

印次:

页数:

装帧:

开本:

中图法分类:

内容摘要

连夜的大雨冲刷掉所有杀人的证据 爱情也在此刻悄悄落地 幕后黑手步步紧逼 脆弱的爱情又该怎样面对生死之间的大恐惧 杀人真凶的穷追猛打 相濡以沫的爱情能否创造逃出生天的奇迹 突如其来的死亡,无迹可寻的杀人动机 当人性被逼迫至死角,当爱情风雨飘摇 在这场狂风骤雨中挣扎的生死之恋 又能否吹起反攻的号角
...

读者试读

    第一章 
    我被捕了。
    我摊上了大事。
    我卷入了一桩大案子。凶杀案,跟三条人命有关。
    我的样子很狼狈。我在天伦湖里灌了一肚子水,刚刚被几个警察打捞上岸,又被他们塞进一辆警车,警车像一阵旋风似的,直接把我带到了刑警队里。
    坐在我对面的,一看就是个经验丰富的老警察。我知道他姓郝,是个头儿,刑警队里人人都喊他郝队。他五十来岁,头发很短,皮肤很黑,身材很壮,表情很冷酷。我想,像他这样的人,成天跟骗子、盗贼、劫匪和杀人犯打交道,好像已经不会笑了。不过,他的声音听起来还比较随和,一点儿也不凶。
    他说:“你叫什么?”
    我说:“毛标。”
    他说:“哪两个字?”
    我说:“毛毛雨的毛,标准的标。”
    我太紧张了,舌头打结,说话都有点儿困难。也许是在天伦湖里泡得太久,我的胃有点儿难受,脑子好像也进水了,恍恍惚惚。
    郝队身旁有个小警察,跟我差不多大,看上去还像个大学生。他看我一眼,没说话,也没有任何表情,低下头继续做笔录。
    郝队说:“你多大了?”
    我说:“二十二。”
    可能是我的口音提醒了他,他说:“你不是本地人吧?”
    我摇了摇头:“不是。”
    我是从外地来的,老家在农村。我在这个城市的边缘地带有个租来的小窝,面积不到十平方米,就跟我现在待的这间屋子差不多大。
    郝队说:“你是干什么的,有工作吗?”
    我说:“有,送快递的。”
    他点了点头,若有所思:“噢,送快递的。”
    郝队身后的墙上有一块白板,白板上有一行大字:5·14安达家园凶杀案。下面贴了几张照片,照片上有我熟悉的安达家园,还有两个人像。我认得他们,一个叫许本昌,一个叫高丽丽。我清楚地记得他们死亡时的样子。那样的惨状,就像刻在我的脑子里,怎么也忘不掉。
    郝队沉默地看着我,直勾勾的,想要一眼把我看穿似的。我没敢跟他对视,低头看看脚下,脚下有只蚂蚁,爬来爬去。我觉得自己也像只蚂蚁,很渺小。
    当我把头抬起时,我看到郝队从桌上的塑料袋里掏出一部手机。我知道,我们终于要进入正题了。
    他说:“这部手机,是你的吗?”
    我点了点头:“是我的。”
    不用仔细辨认,我一眼就能看出那是我的手机。手机摔过,屏幕上有裂痕。手机背面贴了一只大嘴猴,那是我的属相。我的本命年还没到,应该不犯太岁,而且,我平时已经很小心了,但我还是踩到了狗屎!
    我的噩运就跟这部手机有关。我一直很依赖自己的手机,可以说是形影不离。它给我带来过很多麻烦,比如看手机时一头撞在电线杆子上,或者掉到水沟里,又或者玩游戏的时候把它甩到别人脸上……但是,我从来都没有想过,有一天,它会变得如此疯狂,居然闯下了这么大的祸,甚至威胁到了我的性命。
    郝队说:“开机密码?”
    我说:“傻叉……”
    小警察噌地站了起来,手指着我,大声地冲我吼:“你再说一遍!”
    我吓了一跳,但我还是把话说完了:“……的全拼。”
    小警察蒙了。郝队也愣在那里。
    我怕他们不明白,又重复了一遍:“s、h、a,c、h、a……傻叉的全拼!”
    郝队居然会笑,他苦笑着说:“问你密码,等于找骂呢!”
    我设置这个密码的本意不是要骂别人,而是骂我自己。这里面有个小故事,跟这部手机的来历有关。
    两年前,我还在用另一部手机。那是个品牌货,它的牌子叫作“若基亚”。我没写错别字,它就叫这个名字。好吧,它是个山寨手机,样子和功能都很傻。
    后来,我好不容易攒了点钱,看到大家都在用苹果手机,于是我咬牙决定,我也要买一部苹果。我去了一家手机店,人家问我要不要发票,不要发票的话,可以便宜二百块钱。我想能省则省,再说要发票也没用,我又找不到地方报销。就这样,我把它买了回来。
    我洋气了几天,但是,很快我就觉得它好像有点儿不大对劲。
    首先,我手机上的那个苹果被人咬了一口,当然,别人的苹果也都被咬了,但是我的那一口好像咬得比别人的更狠一点儿。其次,别人手机上的英文字母都是“iPhone”,为什么我的手机上是“1Phone”?最坑爹的是,这部苹果手机里,安装的居然是安卓系统!
    我当然要去维权,但是,他们根本就不承认卖过这款手机,我也没有发票。他们的样子都特别凶,我又天生胆小,不敢跟他们闹。我想,我也怨不得别人,要怪就怪我自己长了个山寨脑袋,非要学人家赶什么潮流,结果被他们当成苹果狠狠地咬了一口,还一点儿办法都没有。整件事情里,唯一能安慰我自己的就是,这部山寨版的苹果除了反应有点儿慢以外,该有的功能都有,倒也不影响使用。从这个角度看,比起某些生产婴儿奶粉的企业,它的制造商还算有点儿良知。
    后来,我就设置了这样一个密码,不是为了报复社会,而是为了提醒自己,不要再做类似的傻叉事情。我没有本事欺负别人,只能欺负我自己。为了遮羞,我还特意买了一张大嘴猴图案的贴纸,盖住了那个几乎被咬掉一半的苹果。
    因为这件事情,曹克嘲笑了我半年多。他对我的评价言简意赅,就两个词,一是傻叉,二是包。
    关于曹克,你现在只需要记住一件事:他跟我合租,一个猪一样的室友。
    此刻,郝队正在摆弄我的“1Phone”,我本能地紧张起来。我想,每个人的手机里都会有一些不想被别人看见的秘密,或多或少,如果手机任由别人摆弄,总是会有些不安的,好像被人扒去底裤的感觉。我个人的感觉要更强烈一点儿,甚至可以说,很要命!
    这的确是一个人命关天的秘密。为了活命,我曾经承诺过要保守这个秘密,后来我又豁出命去,发誓要把它公开,反反复复,死去活来……
    现在,看来一切就要尘埃落定。
    手机解锁了。郝队把它交给小警察,示意他去找一根合适的数据线。
    小警察走了,郝队继续盘问:“说说吧,那天晚上,你去安达家园干什么?”
    我说:“那天晚上……我能从白天说起吗?”
    他说:“好吧,随你。”
    我说过,我就是个送快递的,说到底就是替别人跑腿。吃的,穿的,用的,小到一双袜子,大到一台冰箱,客户只要在手机或者电脑上轻轻地动一动手指,我就得玩儿命似的撒腿狂奔,争取在最短的时间内把东西送到他们面前。
    我第一次去安达家园,就是去送货。没有什么特别的。客户的名字叫沈默。拿到送货单的时候,我心里还纳闷,怎么会有人叫“沉默”?
    沈默想要一台智能电视,他在订单上登记的收货地址是:安达家园售楼处。
    安达家园是个新开盘的高档住宅小区,我在电视上看到过他们的售楼广告。为他们代言的是一位以扮演二奶见长的影视明星,她用诗歌朗诵一样的腔调说:“安达家园,梦开始的地方!”
    对我来说,那的确是个“梦开始的地方”,只不过……
第一章
    我被捕了。
    我摊上了大事。
    我卷入了一桩大案子。凶杀案,跟三条人命有关。
    我的样子很狼狈。我在天伦湖里灌了一肚子水,刚刚被几个警察打捞上岸,又被他们塞进一辆警车,警车像一阵旋风似的,直接把我带到了刑警队里。
    坐在我对面的,一看就是个经验丰富的老警察。我知道他姓郝,是个头儿,刑警队里人人都喊他郝队。他五十来岁,头发很短,皮肤很黑,身材很壮,表情很冷酷。我想,像他这样的人,成天跟骗子、盗贼、劫匪和杀人犯打交道,好像已经不会笑了。不过,他的声音听起来还比较随和,一点儿也不凶。
    他说:“你叫什么?”
    我说:“毛标。”
    他说:“哪两个字?”
    我说:“毛毛雨的毛,标准的标。”
    我太紧张了,舌头打结,说话都有点儿困难。也许是在天伦湖里泡得太久,我的胃有点儿难受,脑子好像也进水了,恍恍惚惚。
    郝队身旁有个小警察,跟我差不多大,看上去还像个大学生。他看我一眼,没说话,也没有任何表情,低下头继续做笔录。
    郝队说:“你多大了?”
    我说:“二十二。”
    可能是我的口音提醒了他,他说:“你不是本地人吧?”
    我摇了摇头:“不是。”
    我是从外地来的,老家在农村。我在这个城市的边缘地带有个租来的小窝,面积不到十平方米,就跟我现在待的这间屋子差不多大。
    郝队说:“你是干什么的,有工作吗?”
    我说:“有,送快递的。”
    他点了点头,若有所思:“噢,送快递的。”
    郝队身后的墙上有一块白板,白板上有一行大字:5·14安达家园凶杀案。下面贴了几张照片,照片上有我熟悉的安达家园,还有两个人像。我认得他们,一个叫许本昌,一个叫高丽丽。我清楚地记得他们死亡时的样子。那样的惨状,就像刻在我的脑子里,怎么也忘不掉。
    郝队沉默地看着我,直勾勾的,想要一眼把我看穿似的。我没敢跟他对视,低头看看脚下,脚下有只蚂蚁,爬来爬去。我觉得自己也像只蚂蚁,很渺小。
    当我把头抬起时,我看到郝队从桌上的塑料袋里掏出一部手机。我知道,我们终于要进入正题了。
    他说:“这部手机,是你的吗?”
    我点了点头:“是我的。”
    不用仔细辨认,我一眼就能看出那是我的手机。手机摔过,屏幕上有裂痕。手机背面贴了一只大嘴猴,那是我的属相。我的本命年还没到,应该不犯太岁,而且,我平时已经很小心了,但我还是踩到了狗屎!
    我的噩运就跟这部手机有关。我一直很依赖自己的手机,可以说是形影不离。它给我带来过很多麻烦,比如看手机时一头撞在电线杆子上,或者掉到水沟里,又或者玩游戏的时候把它甩到别人脸上……但是,我从来都没有想过,有一天,它会变得如此疯狂,居然闯下了这么大的祸,甚至威胁到了我的性命。
    郝队说:“开机密码?”
    我说:“傻叉……”
    小警察噌地站了起来,手指着我,大声地冲我吼:“你再说一遍!”
    我吓了一跳,但我还是把话说完了:“……的全拼。”
    小警察蒙了。郝队也愣在那里。
    我怕他们不明白,又重复了一遍:“s、h、a,c、h、a……傻叉的全拼!”
    郝队居然会笑,他苦笑着说:“问你密码,等于找骂呢!”
    我设置这个密码的本意不是要骂别人,而是骂我自己。这里面有个小故事,跟这部手机的来历有关。
    两年前,我还在用另一部手机。那是个品牌货,它的牌子叫作“若基亚”。我没写错别字,它就叫这个名字。好吧,它是个山寨手机,样子和功能都很傻。
    后来,我好不容易攒了点钱,看到大家都在用苹果手机,于是我咬牙决定,我也要买一部苹果。我去了一家手机店,人家问我要不要发票,不要发票的话,可以便宜二百块钱。我想能省则省,再说要发票也没用,我又找不到地方报销。就这样,我把它买了回来。
    我洋气了几天,但是,很快我就觉得它好像有点儿不大对劲。
    首先,我手机上的那个苹果被人咬了一口,当然,别人的苹果也都被咬了,但是我的那一口好像咬得比别人的更狠一点儿。其次,别人手机上的英文字母都是“iPhone”,为什么我的手机上是“1Phone”?最坑爹的是,这部苹果手机里,安装的居然是安卓系统!
    我当然要去维权,但是,他们根本就不承认卖过这款手机,我也没有发票。他们的样子都特别凶,我又天生胆小,不敢跟他们闹。我想,我也怨不得别人,要怪就怪我自己长了个山寨脑袋,非要学人家赶什么潮流,结果被他们当成苹果狠狠地咬了一口,还一点儿办法都没有。整件事情里,唯一能安慰我自己的就是,这部山寨版的苹果除了反应有点儿慢以外,该有的功能都有,倒也不影响使用。从这个角度看,比起某些生产婴儿奶粉的企业,它的制造商还算有点儿良知。
    后来,我就设置了这样一个密码,不是为了报复社会,而是为了提醒自己,不要再做类似的傻叉事情。我没有本事欺负别人,只能欺负我自己。为了遮羞,我还特意买了一张大嘴猴图案的贴纸,盖住了那个几乎被咬掉一半的苹果。
    因为这件事情,曹克嘲笑了我半年多。他对我的评价言简意赅,就两个词,一是傻叉,二是包。
    关于曹克,你现在只需要记住一件事:他跟我合租,一个猪一样的室友。
    此刻,郝队正在摆弄我的“1Phone”,我本能地紧张起来。我想,每个人的手机里都会有一些不想被别人看见的秘密,或多或少,如果手机任由别人摆弄,总是会有些不安的,好像被人扒去底裤的感觉。我个人的感觉要更强烈一点儿,甚至可以说,很要命!
    这的确是一个人命关天的秘密。为了活命,我曾经承诺过要保守这个秘密,后来我又豁出命去,发誓要把它公开,反反复复,死去活来……
    现在,看来一切就要尘埃落定。
    手机解锁了。郝队把它交给小警察,示意他去找一根合适的数据线。
    小警察走了,郝队继续盘问:“说说吧,那天晚上,你去安达家园干什么?”
    我说:“那天晚上……我能从白天说起吗?”
    他说:“好吧,随你。”
    我说过,我就是个送快递的,说到底就是替别人跑腿。吃的,穿的,用的,小到一双袜子,大到一台冰箱,客户只要在手机或者电脑上轻轻地动一动手指,我就得玩儿命似的撒腿狂奔,争取在最短的时间内把东西送到他们面前。
    我第一次去安达家园,就是去送货。没有什么特别的。客户的名字叫沈默。拿到送货单的时候,我心里还纳闷,怎么会有人叫“沉默”?
    沈默想要一台智能电视,他在订单上登记的收货地址是:安达家园售楼处。
    安达家园是个新开盘的高档住宅小区,我在电视上看到过他们的售楼广告。为他们代言的是一位以扮演二奶见长的影视明星,她用诗歌朗诵一样的腔调说:“安达家园,梦开始的地方!”
    对我来说,那的确是个“梦开始的地方”,只不过……

上一篇:高手对决
下一篇:危情十日
微信

联系电话:

13811820886

邮箱:

383733040@qq.com

网信彩票在线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