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enuitem id="fjbff"></menuitem><var id="fjbff"></var>
<var id="fjbff"></var>
<var id="fjbff"></var>
<menuitem id="fjbff"></menuitem>
<var id="fjbff"></var>
<var id="fjbff"></var><menuitem id="fjbff"></menuitem> <cite id="fjbff"><strike id="fjbff"></strike></cite><var id="fjbff"><strike id="fjbff"></strike></var>
<var id="fjbff"></var>
<menuitem id="fjbff"></menuitem><menuitem id="fjbff"></menuitem>
<var id="fjbff"></var>

公司简介

新闻动态

资质荣誉

企业文化

发展历程

图书分类
A.马克思主义、列宁主义、毛泽东思想、邓小平理论
B.哲学,宗教
C.社会
D.政治、法律
E.军事
F.经济
G.文化、科学、教育、体育
H.语言、文字
I.文学
J.艺术
K.历史、地理科学
N.自然科学总论
O.数理科学和化学
P.天文学、地球科学
Q.生物科学
R.医药、卫生
S.农业科学
T.工业技术
U.交通运输
V.航空、航天
X.环境科学、安全科学
Z.综合性图书

首页 > 关于我们 > 新闻动态 > 浏览文章 新闻动态

鲁迅如何影响了中国现代儿童文学?| 鲁迅诞辰140周年
作者:严吴婵霞  来源:新京报  阅读:1735次 更新时间:2021-09-19

近一个世纪之后,鲁迅关于儿童文学的主张、对于儿童也应拥有大文学的呼吁依然诉说并追问着今人关于儿童教育与童书创作的现实。下文经出版社授权,摘编自《鲁迅与中国儿童文学的发展》,讲述了鲁迅的童话教育观与外国童话译介实践。较原文略有删减,小标题为编者所拟。

《鲁迅与中国儿童文学的发展》,严吴婵霞著,华东师范大学出版社,2021年9月。

原文作者 | 严吴婵霞

摘编 | 青青子

一、童话只是写给孩子看的吗?

中国有“童话”一词,最早见于孙毓修编撰的《童话》系列丛书,时为1909年,即清宣统元年。至于是否如周作人所说是由日本传来的转借语,学者仍不能确定。

当时“童话”的含义广泛而混乱,差不多相等于“儿童文学”或“儿童读物”的同义词,这种情况在日本也一样。孙毓修是中国编辑儿童读物的第一人,他的《童话》系列丛书十分流行,除了翻译外国童话外,也包括了儿童小说、民间故事、历史故事等非童话体裁的作品。因此,更引起当时人对“童话”这个词的误解,以为凡是给儿童看的故事便是童话了。

鲁迅在“五四”之前便从事儿童文学活动了。只是当时还没有用上“儿童文学”这个名称。他对童话这种独特的儿童文学体裁特别喜爱,并且把它译介到中国来。在孙毓修编辑《童话》系列丛书时,鲁迅在日本和弟弟周作人合译了《域外小说集》二册,其中便包括了童话。

《域外小说集》,周作人/鲁迅编译,新星出版社,2006年1月。

1909年回国,一直到逝世前一年的1935年期间,鲁迅所翻译的童话计有: 《爱罗先珂童话集》(1922);《桃色的云》(童话剧,苏联爱罗先珂著,1923);《小约翰》(荷兰望 · 蔼覃著,1928);《小彼得》(奥地利至尔 · 妙伦著,1929);《俄罗斯的童话》(苏联高尔基著,1935)。虽然这些童话都不是世界儿童文学最优秀的作品,其读者对象是否儿童也很有疑问。如高尔基的《俄罗斯的童话》,鲁迅在书中“小引”就很清楚地说明并非是写给孩子们看的:

这《俄罗斯的童话》,共有十六篇,每篇独立;虽说“童话”,其实是从各方面描写俄罗斯国民性的种种相,并非写给孩子们看的。发表年代未详,恐怕还是十月革命前之作;今从日本高桥晚成译本重译,原在改造社版《高尔基全集》第十四本中。

至于《爱罗先珂童话集》里面的童话,则充满成人的“悲哀”,没有半点童趣,看来也不像专为儿童而创作的童话。鲁迅在序中这样说出作者的“悲哀”:

……因此,我觉得作者所要叫彻人间的是无所不爱,然而不得所爱的悲哀,而我所展开他来的是童心的,美的,然而有真实性的梦。这梦,或者是作者的悲哀的面纱罢?

鲁迅很喜欢《小约翰》。1906年在日本留学时,他从一本文学杂志《文学的反响》(Das Literature Echo)看到其中所载《小约翰》译本的节选,便十分神往。这当然是因为他本身一向很喜欢植物学,于是便托丸善书店向德国定购。鲁迅一直念念不忘翻译《小约翰》,直到二十年后的1926年夏天,他才和齐宗颐合作译成。

《小约翰》,[荷兰] F. 望·蔼覃著,鲁迅译,人民文学出版社,1957年2月。

《小约翰》其实也是一篇成人的童话。鲁迅在“引言”中这样说:

这诚如序文所说,是一篇“象征写实底童话诗”。无韵的诗,成人的童话。因为作者的博识和敏感,或者竟已超过了一般成人的童话了。其中如金虫的生平,菌类的言行,火萤的理想,蚂蚁的平和论,都是实际和幻想的混合。我有些怕,倘不甚留心于生物界现象的,会因此减少若干兴趣。但我豫觉也有人爱,只要不失赤子之心,而感到什么地方有着“人性和他们的悲痛之所在的大都市”的人们。

比较之下,只有《小彼得》才算得上是写给儿童看的童话。鲁迅说:“不消说,作者的本意,是写给劳动者的孩子们看的……”至于作者至尔 · 妙伦,鲁迅介绍如下:

作者海尔密尼亚·至尔·妙伦(Hermynia zur Muehlen),看姓氏好象德国或奥国人,但我不知道她的事迹。据同一原译者所译的同作者的别一本童话《真理之城》(一九二八年南宋书院出版)(按:南宋书院为日本东京的一家出版社。)的序文上说,则是匈牙利的女作家,但现在似乎专在德国做事,一切战斗的科学底社会主义的期刊——尤其是专为青年和少年而设的页子上,总能够看见她的姓名。作品很不少,致密的观察,坚实的文章,足够成为真正的社会主义作家之一人,而使她有世界底的名声者,则大概由于那独创底的童话云。